BCL705help12.jpg

關於「THE HELP」以及正義與公理。

故事一開始沒那麼複雜,只是09年台北書展會場上,版權代理的美女經紀人敘述的幾項簡單元素吸引了我,《姊妹(The Help)》一書在美國才正準備出版,代理公司也沒拿到、讀過書稿,每每說書必拉走人們耳朵的知性美女簡介著:「《The Help》小說背景在1960年代,二黑一白的三個平凡女人共同合作寫了一本書……」

「大概又是關於黑白種族的故事吧?」在場的人無不冒出這種聯想,以沉默表示對它的興趣。然而那句「二黑一白共同合作寫一本書」卻像電流般在我心湖漾開一圈漣渏,顫動著我。對那段歷史我只有模糊的印象,常識上知道黑白之間的隔閡與黑人曾受到的不平待遇,所以,究竟是怎樣的機緣,在那保守的60年代能造就出怎樣的一種「Help」?我非常好奇。

Meeting三週後,明亮的大片黃底上站著三隻寫意小鳥的圖像躍然出現在我眼前,鑲金框、寫著「The Help」的紫色雲朵剛好飄在鳥兒頭上。《姊妹(The Help)》一書寄到了。


開頭第一章是54歲的黑傭愛比琳在說話,她冷靜自持娓娓地道出過往人生,她拉拔帶大過17個白人小孩,她給這些孩子無比的愛,但她卻守不住自己的孩子。她的故事裡有著「表象世界」所見以外的豐富與祕密,她的觀點有看破世事的智慧,她用濃厚生動的黑人口音,如同一位說書人,牽我走進她在李佛太太家幫傭的世界裡,這個世界在白人的觀點以外顯少被注目、被觸及,相較於白太太們的煩惱,黑傭的煩惱(或說是悲哀)顯得多麼巨大而無力。

第二位登場的是潑辣的胖黑傭米妮,她燒得一手好菜,卻因一張得理不饒人的嘴常被白太太辭退工作,她強悍能幹而且敢愛敢恨,還有不為外人道的苦:為了不受老公虐打她只得不斷懷孕。現在她伺候的是全鎮最被排擠的美女白人太太西麗亞──她的故事也不比其他黑傭來得輕鬆。

當然還有另一關鍵要角──22歲白人女孩史基特,剛從大學畢業返家的史基特懷抱著編輯、作家夢,為了獲取編輯之職同時受到她求職出版社的編輯回信鼓舞,她決定著手一個前所未有、謂為大膽的寫作計畫,然而她的母親卻認為一個女孩家唯有嫁個門當戶對的男孩才是好依歸。

愛比琳、米妮,和善良的史基特、接二連三發生的黑人遭虐事件、一個「幫傭專用廁所」導火事件,使得這些女人聚在一起:黑傭訴說人生,白女孩記錄並改造她們的故事。像發動寧靜革命,也像是拋磚引玉,後來有越來越多黑傭透過她們來述說自己的故事,在膚色黑白分得很清楚、道德上的黑白卻模稜兩可的年代,她們的相遇是民權運動真正發生之前黑與白間搭起的最初橋梁。《姊妹(The Help)》》一書描寫的並非黑白之間的種族矛盾,作者史托基特呈現、樹立的是一段跨越黑白的女性革命情誼,常常使人讀到撼動落淚。

有時我也感到羞愧,有時,我感覺1960年代距離不遠,這些故事放在我們周圍亦如許真實,並不因為這塊小島比之過去有了更多外勞、外傭,而是因為面對「異己」之聲(不只是外貌上的差異,還有如書中莫名受到排擠的白太太西麗亞),我們並未以更加開放公正的態度去對待他們。良知的聲音如此薄弱,刻板與成見輕易蒙蔽了我們的視覺……

故事開頭並不複雜,只是向代理輕聲說:「請提供審閱」。一篇我以為是小品的故事,在美國精裝版出版以來撼動至少兩百萬顆讀者的心,而且和很多讀後心得不同的是,除了成功被故事情節所擄獲,更多讀者在亞馬遜和臉書粉絲團給予的回應是──「Thank you, Kathryn!

此刻中文版上市在即,作為選書責編,很榮幸在此推薦分享,這本受譽為2009年出版奇蹟的《姊妹》(The Help)。

文/劉容安

創作者介紹

閱讀七編

閱讀七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