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容安

昨午受邀上中央廣播電台王文心小姐「台灣紅不讓」節目談小說《姊妹》一書,為此小編重讀史托基特的跋〈太少,太遲〉。

這是一次愉快的聊書經驗。談話中提及,出版一本書真能改變什麼嗎?這是一個出版人或許常常自問的題目。

《姊妹》的作者史托基特,在書中運用幾個看似柔弱的元素:三個女性(兩個是黑人),加一本書的出版(還不知道誰想看)。可以想見,在保守1960年代美國南方社會,較之於拳頭、武器與巍然不動的舊觀念,「書」顯得無甚影響力;較之於男性,「女性」的能力有限,較之於白人,「黑人」族群多麼弱勢並受歧視。

但這三個女性無畏,因為面對白人長期欺壓,黑人決定說出真實感受,但她們無懼,因為面對傳統社會對於女性角色的期待與設定,她們有自己的夢要追。這一切促成小說中三個不同膚色的女性「為人所不敢為」的壯舉。


她們,沒有我們以為的那麼柔弱。她們,化不可能為可能。三個女性,共同合作寫一本書,她們發動一場寧靜的革命,卻,力量驚人。

小說給予幾個啟示。面對族群價值與內心良知抉擇的時候,我們如何能堅定道德勇氣,並選擇良知的方向?面對眼前這張生命畫紙,你和妳,是否怯弱而不敢放膽實踐追求?《姊妹》裡頭的每個人物,不管是黑人白人,所各自面對的生命習題,彷彿,彷彿就是我們自己所面對的一樣。

然後,小編的目光回到作者書末的跋〈太少,太遲〉,文章敘述她的家庭女傭和她之間的深厚情感,並交代她寫作本書的目的。幾乎無一例外,原本順暢的朗讀或默唸,總在這裡跌跤,之後每句每字變得磕磕絆絆,以為自己可以不再泫然,但這個「……我已找到歸屬的地方。」教人雙眼發熱。

關於《姊妹》要說的還太多。以開放的態度嘗試理解他人,以無所懼怕的態度追求真理與實踐生命,期待,衷心期待每一個人都找到自己「歸屬的地方」。第七編輯室有幸出版《姊妹》一書,特別感謝史托基特(Kathryn Stockett)!是她寫了這麼好看的小說,同時感謝中文版譯者王娟娟小姐的美妙譯筆,讓我們能夠如此靠近《姊妹》的小說世界。

訪談於822日中央廣播電台「台灣紅不讓」節目播出,節目網址連結:http://www.rti.org.tw/Program/ProgramContent.aspx?LangId=1&NetId=1&ProgId=126&UnitId=0

創作者介紹

閱讀七編

閱讀七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hiteconner
  • 書本的確如你所說,可以改變些什麼,仔細一點應該說可以改變這整個世界耶 :D 一個人因為書本改變了他的思維自然行動就不一樣,接下來就是人跟人之間的互動前進後退之間步伐速度會加快或者是變慢,整個世界也因為所有人詮釋人生這首舞曲的不同,換上適合它的舞會面具:D
  • griffith25
  • 你這佈景好漂亮~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