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動內在智慧的鑰匙  

從妄心入手的漸修

兩種不同的立足點,造就了頓漸兩大修行體系。所謂漸,是從妄心入手,認清由此展現的虛妄世界。凡夫為無明所迷,不見真相,所以會以苦為樂,認假為真,把無常當做恆常,把現象當做本質。這就需要重新認識世界。所以,漸教的修行會側重說無常無我,幫助我們認清,現在這個迷惑系統的本質是苦、無常、無我的。

在凡夫的觀念中,很容易對妄心及妄心構建的世界有太多期待。雖然我們看得見生老病死、世事變幻,看得見四季更替、斗轉星移,但真的能接受無常嗎?事實上,一旦涉及「我」的時候,我們會本能地拒絕無常。

這個「我」是什麼?在緣起的現象中,什麼是不依賴條件而獨立存在的?身體中找得到嗎?念頭中找得到嗎?家庭、事業、財富中找得到嗎?在妄心的世界中,每個心念都是不能自主的。所以佛法告訴我們:你現在認為的「我」,其實不是「我」。如果把它當做是「我」,就是禪宗所說的「認賊為子」,就要上當受騙,為其所害了。所以,「無我」不是說沒有現前這些身心現象,而是對這個迷惑系統的否定,從而掃除障礙,認清心的本來面目。這個本來不在別處,就在迷惑系統的背後,那才是真實的本來。事實上,它一直都在,不染不淨,不增不減,不生不滅。

在漸教系統中,基本是採用一種否定的方式。講苦,是否定對快樂的執著,因為這些快樂的本質是痛苦的;講無常,是否定對恆常的執著,因為世間沒有什麼是固定不變的;講無我,是否定對自我的執著,因為這個「我」只是對身心現象的一個錯誤設定。如此,在逐步解除妄心的過程中,使智慧得以開顯。

《三主要道頌》講到,生命「常被四瀑流所沖」。四瀑流,即無明、見、欲、有。瀑流的特點,一是力量強大,勢不可擋;二是連續不斷,不曾少息,使人身不由己。如何才能有效對治?就要依戒定慧三學。其中,戒是規範言行,止息不良串習的延續;定是讓心安住,不再四處攀緣;慧是開啟內在覺性,徹底斷除煩惱相續。所謂由戒生定,由定發慧,這也是佛法修行的常規道路。

 

由真心建立的頓悟

頓教的修行則是從真心入手,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為什麼能做到這一點?因為在迷惑系統之外,每個眾生都具有覺悟的潛質,具有成佛的力量。修行所要做的,不是成就什麼,而是直接體認這個覺悟本體。

這一見地為大眾修行提供了信心。我們都知道,學佛是為了成佛,但怎麼才能成佛?很多時候,我們覺得這個目標遙遠得彷彿是個神話,又渺茫得讓人失去信心。每天在苦苦修行,不知怎樣才能把這個「佛」給修出來,結果越修越沒信心。但禪宗告訴我們,這個目標不在別處,就在我們心中。我們要做的,不是踏破鐵鞋,而是回到當下,反觀自照。這是多麼令人振奮的消息!

同時,這一見地也縮短了凡聖的距離。學佛的人,常常覺得自己是愚下凡夫,業障深重。在這種罪惡感中,成佛簡直是無法想像的。有些宗派刻意渲染凡夫的業障,使人妄自菲薄,覺得自己根本沒能力成佛,只有等待佛菩薩接引。即使準備依靠自力者,想到三大阿僧祇劫的遙遙無期,也會心生怯弱,失去修行動力。而《壇經》告訴我們:「前念迷即是眾生,後念悟即是佛」,「前念著境即煩惱,後念離境即菩提」,何其痛快!佛和眾生之間,並不存在無法跨越的鴻溝,差別只是在迷悟之間,在明與無明之間。

所謂迷,即迷失覺悟本體。如果不能體認覺性,就是凡夫眾生。而在體認的當下,從某種程度上說,就與佛無二無別了。為什麼著境?因為我們處在無明、迷惑的系統,而這個系統最大的特點之一就是有黏性,必然會對境界產生黏著。因為黏著,就會彼此糾纏,彼此阻礙,煩惱由此而生。而覺悟本體具有無住的功能,在無所得中,超然物外。

所以,禪宗修行是直接建立在覺悟本體之上。比如禪宗所說的三寶,並非通常認為的佛像、經典和僧伽,而是我們自身本具的覺、正、淨,是為自性三寶。我們具有覺悟本體,就是佛;具有念念無邪見的能力,就是法;具有清淨無染的特點,就是僧。

而禪宗所說的戒定慧,也有別於教下的持戒、修定、發慧,所謂「心地無非自性戒,心地無癡自性慧,心地無亂自性定」。當心安住於覺悟本體,便不會胡作非為,當下具足戒;也不會隨境而轉,當下具足定;更不被無明所覆,當下具足慧。

可見,頓教是立足於真心,所有見地和修法都是建立在這一基礎上。教下往往採取否定的態度,以此解除無明,解除迷惑。而頓教則採取肯定的手法,直接幫助我們體認佛性,體認覺悟本體。從漢傳佛教的傳統來看,與頓教一脈淵源極深。其重要依據典籍,如《涅槃經》、《楞伽經》、《金剛經》等,千百年來廣為流傳,影響至今不衰。

《涅槃經》中,提出了「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的思想。關於此,還有一段為人樂道的典故。《涅槃經》的翻譯,除已經佚失的《梵般泥洹經》(後漢支婁迦讖譯)、《大般涅槃經》(曹魏安法賢譯)、《大般泥洹經》(吳支謙譯),現存最早的是法顯所譯的六卷本《大般泥洹經》,其中有「一切眾生皆有佛性在於身中,無量煩惱悉除滅已,佛便明顯,除一闡提」之說。當時有位義學高僧道生大師,乃羅什門下四聖之一,他仔細分析經文後,認為此經翻譯尚不完整,主張一闡提人皆可成佛。這個觀點在當時引起軒然大波,被群起而攻之,認為他離經叛道。道生大師在長安無法立足,來到蘇州虎丘。據傳,他曾聚石為徒,論及闡提亦有佛性時,群石頻頻點頭。這就有了「生公說法,頑石點頭」的美談。

此後不久,大本《涅槃經》傳入,印證了生公的觀點,大眾無不服膺。生公即於廬山開講「涅槃」,窮理盡妙。直到生公去世,仍有許多弟子紹承師說,專弘涅槃,使涅槃學從此盛行。

梁武帝時,達摩祖師東來,開宗傳禪,以四卷《楞伽》印心,並以此經授慧可:「我觀漢地,唯有此經,仁者依行,自得度世。」此外,還有《圓覺經》、《楞嚴經》等如來藏系經典的弘揚,為禪宗在中國的發展奠定了良好基礎。

..................啟動內在智慧的鑰匙:濟群法師《六祖壇經》講記

 


修行所做的,三藏十二部典籍所說的,都是
在幫助我們尋找自己的心,認識自己的心。不同只是在於,禪宗是以最直接的手段,讓我們在一念反觀之際,發現心其實是無形無相、了不可得的,從而看到心的本質。初祖對二祖的教育,就這麼簡單。但這個簡單又是不簡單的,否則就不可能在這電光石火的一瞬心心相印。


我們本次學習的是宗寶本,共十品,分別為行由品、般若品、疑問品、定慧品、坐禪品、懺悔品、機緣品、頓漸品、宣詔品、付囑品。每一品中,我又根據內容增加了若干細目,這樣就更清楚其中講述了哪些問題。

 

作者_濟群法師

 

 1984年畢業於中國佛學院,隨後至福建佛學院、閩南佛學院參學任教。多年來,教書育人,學修並重,為禪宗最早成成立的流派「溈仰宗」第十代傳人。現任戒幢佛學研究所所長,閩南佛學院研究生導師,並受聘為蘇州大學政治與公共管理學院兼職教授,廈門大學宗教研究所高級顧問、客座教授,中國社科院佛教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員。長期從事唯識、戒律的研究及講授。

 教學之餘積極致力於佛法弘揚,時常應邀於高等院校及信眾團體演講,足跡遍布大江南北、港台及歐洲、澳洲等地。此外,出版並發表各類著述、論文兩百餘萬字,如《真理與謬論》、《菩提心與道次第》、《人生佛教叢書》等。繼承太虛大師的人生佛教思想,提出佛法是人生智慧的理念,希望人們擺脫對佛法的誤解,使佛法走入生活。近年來,更將弘法重點轉向道次第、菩提心和皈依,著重佛法基礎建設,引領佛弟子在菩提道上穩步前進。

濟群法師網頁:http://www.jiqun.com/

 

 

 

 

創作者介紹

閱讀七編

閱讀七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