隈研吾  

一九八六年我在東京開設建築設計事務所在這之前我在紐約待了一年回國後見識到沉浸於泡沫經濟榮景中的東京著實驚訝萬分個人事務所才開業不久便不斷接到委託設計辦公大樓住居大樓的案子

 

因緣際會下博報堂的製作人看了我的著作十宅論》,覺得很有趣向我提出邀約:「要不要一起合作參與馬自達新車企劃案編按汽車展銷商店的比稿?」和他相當投緣的我爽快答應我們提出的企劃案是將設計Roadster等車款的設計部門取名為M2」,然後在東京世田谷的環八大道旁設置具有展示場功能的據點後來企劃案順利過關,「M2於一九九一年成立

 

出乎意料的負評

 

設計期間正值泡沫經濟邁向高峰的時期也是擁有宏偉挑高空間的辦公大樓裝飾繁複的商業設施在大街上如雨後春筍般興起的時期那時的東京陷入一片喧鬧繁華。「M2正是我用自己的方式演繹東京的混亂混沌)演繹現代建築的作品看起來像是用玻帷幕包覆又酷又時尚的箱子愛奧尼亞式巨柱貫穿中央還設計了外掛式電梯這棟建物也是我對於認真高呼重現歷史八○年代主張復古主義的後現代建築的批判可惜我的惡意諷刺並未引起世人注意,「M2飽受批評出乎意料地成了泡沫經濟的象徵讓我沐浴在一片批判聲浪中對於建築界的現代主義者來說,「M2只是濫用歷史語彙的一棟繁複建築對於後現代主義者而言,「M2根本是嘲諷我們回歸歷史的建物總之兩邊都視我為眼中釘笑)

 

因此之故泡沫經濟崩壞後我完接不到任何工作真的是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之後一直到設計ADK 松竹廣場」(二○○二年)的十年之間我在東京的接案量是零

 

突如其來的意外

 

之後我一直飽受疾病與傷痛的折磨甚至連慣用的右手也受了傷

那天正在準備晚上演講會的我因為幻燈片收集不而焦慮不安這時電話響起我伸手接電話時桌突然裂成兩半我的右手間被割傷。「右手不見了?」我慌張地看著右手腕傷口隱約露出白骨

 

救護車將我緊急送往醫院身麻醉的狀況下進行了四個小時的手術幸好動脈沒有割斷但手筋與神經已經斷裂那張桌子是我自己簡單地做了桌腳再擺上一塊玻所以無法怪罪別人更誇張的是這次的手術竟錯接了我的食指與中指的手筋真的是雪上加霜啊笑)結果過了兩個多月右手還是無法靈活動作

 

過了一段時間我找到一位在日本相當權威的外科醫師又進行了一場長達六小時的手術雖然手筋復原了但右手要想回復以往的靈活度出院後必須使用復健器一天進行八小時的手指伸縮訓練我放棄這樣的復建療程為什麼呢因為我感受到身體的一部分雖然變得不自由自身卻有一種解放感因為右手不似以往靈活自己的身體反而能回到更野性原始的狀態算是一種自我解讀

 

對我來說右手變得沒以前靈活反而是一件好事因為右手不方便反而促使我逆向思考像是打網球高爾夫還有素描等以後就不再用右手了老實說我對自己的素描功力還蠻有自信的一直以來右手總能隨意繪出各種圖形與創意但素描功力佳充其量只是紙上談兵而已容易耽溺於自己能主導建築的一切自由決定任何事情的錯覺越是深陷這般錯覺就越無法意識到這是身為設計者的一種危機

 

變身的感覺

 

右手是主導整體的象徵用右手流暢繪著素描便能打造出自己所想的世界這是右手給予我的錯覺但隨著右手無法靈活運用再也無法像以往那麼恣意揮灑自從右手變得不太靈活我深深感受到自己從主動聰明迅速的主體變身成面對外在環境的一個被動緩慢卻從容的存在達到卡夫卡式的蛻變」。因著主體與身體分離的緣故我第一次真切感受到這件事

 

其實我還蠻喜歡變身的感覺以前曾看過介紹雕刻家賈科梅蒂Giacometti Alberto,19011966)的文章敘述道:「自從我的身體因為受傷變得不太靈活時其實我還蠻高興的。」我現在終於明白他想表達的意思一旦成為被動的存在對於各種事物的感覺反而變得靈敏許多

 

譬如到工地視察時以前的我或許會開始想像峻工的模樣但自從手受傷之後發現自己懂得先傾聽各種聲音也看到更多東西我的右手現在還是不太靈活感覺不太像是身體的一部分所以構思藍圖時我將不自由的身體擱在工地也拜原本有點輕浮自以為是的右手不曉得跑兒之賜我能集中心神側耳傾聽這個場所發出來的聲音就這樣讓身體留在這裡等待等待著構思中的空間出現

 

摘自《隈研吾 奔跑的負建築家》

城邦讀書花園:http://www.cite.com.tw/book?id=55371

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69310

誠品: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118562402117

金石堂: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

各大書店同步上市中~

 

 

 

創作者介紹

閱讀七編

閱讀七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