広重美術館.jpg  

那珂川町馬頭廣重美術館」(木縣那珂川町二○○○年

 

我在離石之美術館不遠的木縣馬頭町現為那珂川町),設計了一座歌川廣重美術館馬頭町在木縣算是非常偏遠的小鎮從宇都宮車站搭車需一個小時才能抵達雖然美術館所在腹地不是廣重家族所有木縣出身的企業家收藏了多幅廣重的親筆畫希望能在當時的馬頭町興建一座廣重的美術館於是挑中了我的設計

 

廣重的畫作中我最喜歡名所江戶百景新大橋驟雨」。縱長構圖下方三分之一處繪著掛在隅田川上的新大橋還有無數條從畫面上方斜下來的雨線除了構圖絕美之外描繪大雨傾盆的情景十分秀緻彷彿聽得到落在川上的雨聲嗅得到雨味

 

研究西方畫作的專家盛讚這幅畫作描繪雨景的手法相當特殊或許身為日本人的我們覺得不過是把雨繪成線條罷了」,但十九世紀末之前還沒有歐洲畫家想到用線條表現雨那麼在此之前是如何描繪雨景呢就是一種朦朧感」。譬如英國的風景畫家泰納Joseph Mallord William Turner, 1775-1851筆下的暴風雨也不是用線條表現雨景用直線表現雨的感覺算是日本人的獨創手法而且廣重藉由將直線另一頭的橋河川等風景交疊的手法展現日本風土意即廣重的畫作中自然與人融為一體並非對立所以我決定用重疊多層的木格子表現這種交疊感連屋簷和牆壁也採用木格子的設計

 

終於有機會與萊特的建築有關連

 

這樣的設計當然很費工依現行建築基準法規定屋簷舖蓋的必須是不可燃建材所以不能使用木料但我真的很想衝撞法規展現木格子屋簷的細緻美那麼一種木料才能耐雨淋不腐壞又具有不可燃性呢經過一番調查後終於找到用遠紅外線處理過的杉木

 

因為杉木有壁孔所以防燃處理劑和耐久劑無法完滲透但一經遠紅外線處理壁孔脫落就像堵塞的管線清除乾淨般藥劑便能順利浸透幸好這種史無前例的建材順利通過國土交通省建築中心的安性實驗允許使用實驗當天我一直很擔心地看著在烈火中焚燒的杉木結果真的沒有燃毀我和相關人員才鬆了一口氣

 

因為美術館位於山腳所以必須重視山景與建物之間的協調感若是使用除了經過防燃處理之外不再加工的純杉木舖蓋屋簷的話應該能達到讓建物融入四周山景的效果建物竣工時馬頭的當地居民常問我:「什麼時候完工啊上頭還要覆屋瓦吧?」我回道:「不用已經完工了。」居民聽到我的回答莫不一臉詫異

 

不肯花一點工夫就失去質感

 

就連建材也是就地取材這是設計當初的課題之一用於舖蓋屋簷的杉木採自當地的深山馬頭的鄰鎮烏山町現為那須烏山市盛產和紙所以我將和紙用於美術館的牆面公共建築一向有各種限制好比遇到萬一小孩子戳破和紙怎麼辦?」這種難題時負責管理的公務行政人員就會埋怨建築師)。當然這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所以我拚命思考對策最後決定表面貼上真的和紙後面墊上加工過的瓦楞紙這般雙重防護措施這方法的確頗費工但要是不肯花這一點工夫」,光是將素材貼在混凝土上絕對表現不出這棟建物的質感雖然維持這一點工夫真的很不容易但也不到難度極高的地步其實如何協調才是最傷腦筋的地方

 

題外話有人說這座廣重美術館與萊特的風格頗相似其實萊特是廣重的畫迷波士頓美術館的浮世繪收藏中收集許多廣重之作的萊特可說貢獻不少

 

萊特初次接觸日本文化是在一八九三年於芝加哥舉行的萬國博覽會那時才二十出頭的萊特見到仿宇治的平等院鳳凰堂建蓋的日本館促使他的設計風格產生劇大轉變在此之前萊特的作品多是因循歐洲傳統的沉穩風格但那一次的芝加哥萬博讓他發想出後世稱為萊特風的獨特風格也就是屋簷向左右伸展充滿透明感的建築

 

萊特的輕盈透明建築帶給歐洲建築師無比衝擊像是柯比意密斯凡德羅等二十世紀現代主義建築的先驅平等院鳳凰堂堪稱是改變世界建築現象的原點日本美國歐洲跨越國境的文化交流橫亙於歷史底蘊我認為日本人對於這段歷史應該感到非常驕傲

 

暴發戶手法的流行

 

我這時期之所以對場所如此堅持對建築素材無比執著是出自對於現代主義建築的批判

 

二十世紀的現代主義建築流行利用稱為Pilotis」(底層挑空式的細柱撐起建物的手法這種不受地形限制與自然失去接觸點的二十世紀建築墮落成無聊的存在我的龜老山展望台就是一反這種流行希望喚醒地形之力的設計

 

二十世紀的現代主義建築就連材料都無視自然」。使用混凝土塑形上頭再貼上質地薄薄的稱為素材的東西這手法在CG編按電腦繪圖稱為texturemapping」(材質投影),也就是將石頭或木材這一原始素材弄成薄薄的質地成了敷貼在混凝土上的東西雖然這手法確實能簡化施工程序也能打破某些材料的限制性但同時也失去構成環境最重要的東西

 

現場是由環境地形)、素材物質)、預算經濟三大要素構成不只建築師無論是誰都必須與這三大要素奮鬥存活於現場然而隨著世間各種讓我們忘卻這三大要素只求簡單方便的發明出現促使我們不知不覺地遠離現場失去生物的天賦力量

 

石の美術館.jpg  

 

不知不覺沾染了業界怪咖的氛圍

 

讓我發現材料的有趣之處就是前面介紹的石之美術館」、「那珂川町馬頭廣重美術館」,以及之後的那須歷史探訪館」(二○○○年這三個建案我稱這三個建案為木三部曲」。

 

我在被稱為失落的十年的一九九○年代將所有心力投注於這三個建案頻繁往來木與東京這段日子也是替二○○○年以後的我打下根基

 

話題再拉回來一些其實我對於石材這個建築素材沒有多大興趣甚至覺得所謂的石貼建築根本是唬人的玩意兒難登大雅之堂十九世紀之前所謂的石造建築都是用石塊堆砌出來的組積造」(組積式建築)。

 

但二十世紀流行的是稱為texture mapping」(材質投影的手法先用混凝土塑形上頭再敷貼厚約二三公分的薄薄石片已經沒有人會建造用石塊堆疊而成的建物這種手法看起來華麗氣派說穿了只是用薄石上予人取巧的暴發戶感

 

我對於支配二十世紀建築界的現代主義建築用的是混凝土與鋼筋作為建築骨架的工業素材頗為關注不可否認的土這一素材是幫骨架上的最佳配角不少建築師是以混凝土與鋼筋為主題開展自己的建築設計生涯二十世紀卻醞釀出對於非主流素材表示高度興趣的建築師反倒成了業界怪咖的氛圍或許我在不知不覺中也沾染了這股氣息

 

確信他們絕對沒問題

 

因此我最初見到白井先生見到石藏時一想到沒什麼預算周遭環境一片寂寥時還真是提不起勁我們在昏暗的石藏中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感覺兩人似乎越聊越沒勁直到最後白井先生說道:「雖然沒什麼預算但我們白井石材有兩位手藝很好的師傅您可以儘量差遣他們。」這句話在我心裡泛起漣漪

 

回到東京後一個禮拜我每天都在思考白井先生與石藏的事就在這時,「兩位石匠加上我和白井先生就是一個團隊啊!」這句話在我腦中打轉如果在東京做好再運到工地的話因為是厚約二三公分的薄」,根本沒辦法讓石匠發揮手藝所以我想何不讓石匠發揮真本領呢不要將石材用於」,而是用石材堆砌組合編造挑戰真正的石材建築」。

 

於是我馬上聯絡白井先生開始和石匠溝通起初聽到兩位師傅都已高齡七十多少有點擔心但看到他們那圓滾黝黑的面容我確信他們絕對沒問題」。

 

有一種我之前到底在做些什麼的感慨

 

衝著白井先生那一句:「有什麼要求儘管提出來。」所以我只要想到什麼需要什麼就會跟他說譬如,「我想用石材打造louver百葉窗)」或是要求我想用石材堆砌出縫隙感要是在東京的工地提出這種要求肯定會被冷冷地打回票或是遭斥責:「別把我們當白癡耍!」但在野的石材切割場旁的小工廠裡白井先生與石匠不斷回應我提出的要求多虧他們讓我第一次赤裸裸地面對素材親身感受到原來石材是這麼有趣的東西也有一種我之前到底都在做些什麼的感慨 … …

 

我的事務所同仁不時會露出我為什麼要接這麼無聊的案子啊?」如此狐疑的眼神,「為什麼那傢伙可以負責那麼有趣的案子我卻得接這麼無聊的案子呢?」「客戶的品味很怪小氣又沒錢工地四周什麼都沒有能夠蓋出什麼有趣的建築呢?」心中的疑慮寫在臉上

 

我告訴他們我要設計的是一座石之美術館後來石之美術館得到來自義大利的國際建築獎殊榮但它的設計起點其實只是裡都有的石藏,「希望內部設計一些層架』」這種程度的要求而已而且預算趨近於零

 

相較於石之美術館給予的條件與事務所同仁一起經手過的案子每一件都輕鬆得如上天堂事實上石之美術館因為先天不足的條件才能成為獨一無二的建築所以我藉機給同仁們上了一課:「就算條件再怎麼惡劣也不是客戶的錯而是你我能力不足的關係。」

 

隈研吾  

 

 

摘自《隈研吾 奔跑的負建築家》

城邦讀書花園:http://www.cite.com.tw/book?id=55371

博客來: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69310

誠品:http://www.eslite.com/product.aspx?pgid=1001118562402117

金石堂:http://www.kingstone.com.tw/book/book_page.asp

各大書店同步上市中~

  

 

創作者介紹

閱讀七編

閱讀七編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